TRANSLATIONS

Will be accepted with gratitude

in all your native languages.

Please send them to: luisavasconcellos2012@gmail.com

Thursday, October 8, 2020

拉里·罗曼诺夫 -- 花旗银行-黄金大劫案 -- 2020年8月11日


  

花旗银行-黄金大劫案

拉里·罗曼诺夫•2020811

 

中文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西班牙  葡萄牙

 

花旗银行在中国的推广活动中,吹嘘自己1902年在中国成立,并展示了纽约国民城市银行在中国发行的一些货币的照片,以此证明其对中国的热爱。但事实上1902年开始直到1980年代末花旗银行惶恐不安地重返中国深圳这片死水之地这段时间里花旗银行所吹嘘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具体而言除了十几个设有分支机构的城市的名称以及花旗银行为战争离开中国的隐晦声明外没有关于花旗在这一时期的活动的信息。我们只有在那段时间里保持沉默。不仅是沉默还奇怪地缺少文字。事实上在互联网中至少那些可以控制的真实历史部分已经被彻底封杀和抹除了。根据整个世界的媒体和历史档案花旗银行从1902年到1949年在中国并不存在换句话说从它到达的那一天到它离开的那一天花旗银行都不在中国。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这是为什么。

1900年代初在大多数国家政府的中央银行不发行货币它们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各种特许银行每个特许银行都被允许发行无限量的货币只要这些银行有足够的黄金或白银作为其印刷的纸币的支持。在许多国家许多银行的纸币同时流通可以自由兑换在保证有贵金属支持的情况下被接受为现金。这种情况在中国也是如此中国和外国的银行都发行他们的纸币。


就花旗银行而言或者更准确地说纽约国民城市银行而言该银行获准在上海开设分行并根据贵金属支持的要求发行纸币花旗遵守了这一规定。(1)  但后来由于日本的存在,以及西方列对中国的破坏性干预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使得花旗银行雄心勃勃,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其分支机构网络扩展到14个不同的城市,并开始在所有这些城市发行无限量的货币,但没有黄金或白银的支撑。当时花旗正处于破产边缘没有更多的资产可供投资因此该银行只是开始印刷和发行完全没有担保的中国货币并假定它会被中国民众接受。(2)  这是货真价实的银行皮包公司,因为这些都是非法空壳银行,没有资产,也没有注册资本的证据。我找不到花旗发行的假币总量的确切记录,但可以肯定的是,有数百亿美元的一文不值的货币进入了中国市场,这对中国的通货膨胀起了很大的作用,并为花旗带来了巨额的犯罪利润。

还有更多的一文不值的货币尚未被揭露出来,花旗银行的老板们精心策划并实施了可能是中国整个5000历史上最大的欺诈性盗窃案。花旗对出售纸币的利润并不满意,因此设计了一个从中国家庭掠夺黄金的计划,黄金被大多数公民作为传统储蓄形式持有。该银行开始了一项广泛推广的活动鼓励所有中国人在安全的前提下将金条带到花旗银行金库中所有公民都将获得纸质金券作为存款凭证这些凭证可以随时兑换成现货实物黄金。(3) 时的中国政府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外国人是不可信任的,因此,中国政府极力劝阻公民参加这项计划。

不幸的是,许多中国人无视这些警告,把金条交给花旗银行(纽约国民银行)保管。但后来有一天,当金库满满当当,再也堆放不下黄金,并且战争年代的不祥之兆逐渐靠近时,那些的银行家们改变了主意。他们把金库里的黄金全部转移到了美国军舰上然后全部运回纽约。然后花旗银行就关门了说了声中国然后就回家了。从我看到的报告来看黄金最终流向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你可能还记得1970年代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在没有受到挑衅的情况下突然毫无征兆地决定将其持有的所有黄金重新熔化并重新铸造成不同形状的金条。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官员从未解释过如此昂贵且意义深远的项目的原因但一个明显的结果是这将永远摧毁所有这些金条上的原始标记从而阻止任何未来的要回黄金的主张。

有趣的是领中国的日本军队能够证实这一系列事件这还是《纽约时报》报道的日本人怀疑这一过程并养成了在离开上海之前检查美国军舰的习惯而且不止一次命令美军卸载黄金其中一些黄金显然属于摩根大通银行。但似乎大部分黄金都逃了出来而且这一总额肯定在1940年代达到了数百亿美元。鉴于确凿的案例和对剩余资金数额的适度估计花旗银行欠中国人民的债务远远超过了现如今花旗银行的全部资产总额。 

根据花旗银行撤离时间的报道许多人带着金元券到花旗银行上海分行赎回黄金但被工作人员拦下告示牌显示花旗银行的所有业务已结清市民应向中国银行查询。后来很明显花旗早就在为撤离中国做准备几乎没有在办公室留下任何证据银行人员已经删除或销毁了他们在中国40多年犯罪史上所有事件的证据。从历史记录中也可以看出花旗银行在古巴和南美洲独立战争时期、十月革命后的俄罗斯1929年大萧条时期的美国都失去了资产陷入了绝望的困境濒临破产。各种书籍都提到了这一时期哈佛大学出版的一本书 (4) (5)指出花旗银行的奇迹般发展完全是因为它在中国的快速收购资产一些作者记录了花旗银行在中国北方的资产约为300亿元人民币在南方的资产超过100亿元人民币这些花旗在中国了的资产已经转移到美国。

即使是今天,许多中国人仍然想从他们的银行里找回他们的黄金。许多中国集团在中国和美国都聘请了律师,试图向不同的法院提交他们的书面索赔,而花旗银行自然会尽其所能阻止此类索赔在任何地方的任何法庭上审理。在中国花旗银行的辩护理由是它是作为一个不同的法人实体——纽约国民城市银行运作因此不能在中国被起诉因为该实体已不复存在。不过在美国起诉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花旗被认为是前一家银行的合法后裔。特别是有一个团体提供了所有支持证据证明对花旗银行索赔2.5亿美元。最终纽约一家法院同意承认并审理这些中国原告的案件但有一个奇怪的规定即每个原告都必须亲自到美国法院出庭作证。(6) (7) (8) (9)

到目前为止没问题。(10)  但当这些中国原告到美国驻华领事馆领取旅行签证时,美国国务院拒绝接受任何申请,并拒绝所有赴美旅游签证。美国人拒绝提供任何解释,但我们真的不需要解释,是吗?没有旅行签证,没有在美国法庭上露面,没有审判,花旗银行没有退还数十亿美元的黄金。当美国国务院官员嘲笑这些中国原告诉他们在中国寻求你们的索赔这是没有帮助的也没有得到赞赏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没什么好做的但我们不要再听任何有关美国司法独立的故事或有关法治的意识形态故事。当然就连美国律师也表示美国驻沈阳领事馆拒绝签证的行为是非法的但在中国他们拥有外交豁免权不能被指控或被迫出庭。

这场事件还有其它棘手的后遗症。一名原告邵连华(音译)在找一名美国律师接手他的案子时遇到了严重困难,声称美国律师蔑视他的当事人,公开表示他们不会协助任何中国人从美国捞钱。有一次当邵连华住在洛杉矶一家酒店时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走进他的房间要求搜查他的财产——根据美国法律没有搜查令或受害者的明确许可他们都没有搜查令或明确许可这是非法的。尽管如此,警方明确表示,他们正在寻找邵的黄金证书,他将于第二天提交法庭。幸好邵先生采取了预防措施,把证件藏得足够好,警察没能找到。然而,同样无法阻止他们的搜查,邵打电话给他的律师,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警察离开了。但他们不是警察。律师们从他们的名片和照片中认出他们是美国财政部的特工。(11) 们可以合理地问为什么美国财政部会根据白宫的命令派遣武装人员进行非法搜查其唯一目的是没收花旗银行欺诈的基本证据。

如今许多中国人仍在追要花旗银行的黄金并越来越要求中国中央政府最终帮助他们的法律诉讼或许是修改法律使之与美国法律相匹配从而允许花旗银行在中国被起诉。(12) (13)

 

*

拉里·罗曼诺夫是一位退休的管理顾问和商人。他曾在国际咨询公司担任高级行政职务,并拥有国际进出口业务。他曾是上海复旦大学的客座教授,为高级EMBA课程讲授国际事务案例研究。罗曼诺夫先生住在上海目前正在写一系列与中国和西方有关的十本书。可通过以下方式联系他2186604556@qq.com

(1) Reference 1.jpg

 

(2) Reference 2.jpg

 

(2) Reference 3.jpg

 

(4) https://www.amazon.com/Citibank-1812-1970-Harvard-Studies-Business/dp/0674131754

 

(5) https://www.goodreads.com/book/show/5545673-citibank-1812-1970

 

(6) Reference 6.jpg

 

(7) Reference 7.jpg

 

(8) Reference 8.jpg

 

(9) Reference 9.jpg

 

(10) Reference10.jpg

 

(11) Reference11.jpg

 

(12) http://news.cri.cn/gb/41/2004/03/31/107@114806.htm

 

(13) 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401/42389.html

 

    拉里·罗曼诺夫是辛西娅·麦金尼Cynthia McKinney最新的COVID-19文集的撰稿人之一。当中国打喷嚏

 


                                                                             版权所有©拉里·罗曼诺夫,上海之月,2020

                 譯者: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