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2, 2020

CH -- 拉里·罗曼诺夫:拉里·罗曼诺夫,2019年12月26日  

 

 

 



拉里·罗曼诺夫:拉里·罗曼诺夫,20191226   

西藏简介

作者拉里·罗曼诺夫20191226

 


ENGLISH CHINESE


西方人似乎对西藏有一种任性的盲目性,那些没有去过西藏的人往往持有强烈的意见,他们的知识似乎是从大众媒体的误导性宣传中收集来的。西方媒体给我们的想象强加了一个神话般的神权国家的形象,在那里,一个转世的上帝统治着一个和平的民族,在田园牧歌中旋转着祈祷机。西方对西藏的迷恋使它变成了一个神话般的地方,我们在那里投射我们的梦想和我们自己的精神幻想。结果就是我所说的香格里拉综合症(一)(1),数以百万计的西方人选择相信一个有吸引力但完全是神话般的浪漫幻想,这种幻想从未存在过

 

 第一个想到西藏的形容词是荒凉。那些在北极圈以外的遥远的北方,或在北美落基山脉或欧洲阿尔卑斯山的树木线以上的人,会对西藏的景观有一些了解,那里在树线以上10000英尺处。西藏与世隔绝的条件和气候没有什么好客的,我们很少有人会选择住在那里。西藏是一个高海拔沙漠,几乎没有氧气,几乎没有降雨,而且温度很高。只有极少数最顽强的动物才能在那里生存,而且,在大部分土地上,恶劣的气候意味着没有东西,或者几乎什么都不能生长。在西藏,没有人见过树,甚至是灌木



土生土长的藏族与中国的蒙古族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是半游牧民族,但容易受到教育和社会结构的影响,并建立了稳定的社区。值得注意的是,很少有藏人会自然地或自发地从事商业活动,而实际上所有的中国人都会这样做,这导致西方人把拉萨的汉人商店视为业剥削类似的东西。这也许是一个旁白,但这也是我们在中国没有看到街头乞丐的原因之一(除了新疆维吾尔族的一部分)。即使是最穷的中国老太太也会在市场上买大葱,把它们放在人行道上的布上出售,然后独立生活。西方媒体委婉地称西藏1950年前的社会结构是一种良性的封建制度,但事实并非如此。泽东进去清理的时候,西藏是一个奴隶殖民地。事实上,所有的人都是达赖和其他喇嘛的所有人,他们被禁止拥有土地,并且终生无偿工作。最高僧侣每人拥有3500040000名奴隶。

直到2050年代,西藏(寺院外)的贫困程度是西方人无法想象的;必须让人相信这一点。西藏人买不起织物衣服,像几个世纪前一样,仍然穿着羊皮。生活是残酷、残酷和腐败的。预期寿命只有30岁。最漂亮的女孩和男孩被没收到寺院做爱。除了僧侣之外,所有人都被禁止接受教育,因为教育费用昂贵,受过教育的农民被认为是对制度的危险。达赖喇嘛禁止任何工业发展,因为人口的富裕带来了脱离宗教的独立。然而,喇嘛们把他们的孩子送到英国在印度的学校,并将该省的金融资产自由地转移到英国的银行


谓的西藏宗教与政府交织在一起形影不离它仅仅是一种控制人口的方法当宗教失败时会有更强有力的方法。为此,酷刑猖獗。对于任何想看的人来说,互联网上不乏刑讯室的照片,尤其是在布达拉宫和甘丹寺,有用来压碎手指和切断腿部肌腱的器械。有各种尺寸的手铐,包括儿童用的小手铐,割断鼻子和耳朵的工具,还有一些是用来折断手的。达赖和其他喇嘛最喜欢的是一种巧妙的挖眼方法。他们刻了一个特殊的石盖,上面有两个孔,压在头上,迫使眼睛从洞里凸出,在这个位置,眼睛被挖出,然后把滚烫的油倒入眼窝。(二(2)

西藏从贫困中崛起幻想与现实

在西藏,典型的日常事件是喇嘛和他们的暴徒围捕对未来生活不太感兴趣的农民,渴望更多的生活,通常的例子是割取脚踝和腿部肌腱,判处这些人作为爬行动物活着。另一种常见的惩罚是割腕。其中一个被广泛报道的典型例子是,一个喇嘛试图没收他迷人的妻子到寺院性生活时,一名男子提出反对。喇嘛把那人的手放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用棍棒敲打,直到双手变成肉质并分开。为了更好地衡量,他们和这个男人的兄弟姐妹重复了这个过程。两人都死于袭击

西藏被描述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奴隶制度,比中世纪的欧洲更黑暗、更落后,在某些方面甚至比美国更糟糕,没有任何形式的权利和自由。实际上,西藏的全部人口都是私有财产,可以用来使用、出售、馈赠、用于偿还债务或交易其他财产。达赖和其他喇嘛不仅以绝对的权力统治着他们的世俗生活,而且在他们的来世中打着奖惩的幌子来恐吓人民,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随意繁殖的宗教特权。因此缺乏教育和对宗教的关注

赖喇嘛要为这一切负责。美国施压给他诺贝尔和平奖是一种淫秽的行为,相当于向关塔那摩湾的美国指挥官表示敬意。许多西方新闻文章把达赖喇嘛称为精神领袖,但他从来没有像一个令人震惊的不人道和镇压政府的前领导人那样。在西方流行媒体上,几乎没有任何关于西藏的报道与它的真实历史相去甚远。当中情局意识到他们无法将西藏从中国剥离出去时,达赖喇嘛改变了他的调子,改为人民享有自由,而不是从中国独立出来,但在自由的定义中包含了对旧的封建制度的回

西藏在中国的统治下已经有好几个世纪了,尽管它在1950年代之前基本上是自我管理的,这一事实早已被世界所认识,但今天却因急于贬低中国而被轻易地忽略了。即使是美国兰德麦克纳利19纪的地图集也清楚地显示了西藏是中国的一个省。中国在2050年代所谓的入侵西藏,是西方公布的历史修正主义中比较令人反感的例子之一

中国通过周恩来试图与达赖喇嘛谈判西藏人民摆脱奴役的问题长达十年或更长时间但没有成功。美国中情局在与尼泊尔进行恐怖袭击的所有讨论中,都成了最严重的失败。正是在那时,当中国最终采取行动阻止屠杀和压迫时,中情局策划了达赖喇嘛的飞往印度T.D.尔曼称之中情局冷战宣传中最伟大的胜利之一。西方媒体充斥着屠杀和亵渎无价宗教文物的骇人听闻的报道。 (3)

中国在西藏的经济发展以及住房、基础设施、教育和卫生服务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中国政府最近在西藏修建了6万多套免费赠送给人民的新房,使他们摆脱贫困,真正融入社区,并有助于保护环境。很多西方人不愿意听,但西藏没有压迫,普通藏族人从来没有享受过今天这样的生活水平

在西藏,和新疆一样,政府正在向当地人教授普通话。正如《纽约时报》或《华尔街日报》告诉你的那样,这并不是对他们文化的种族灭绝。藏语(或维吾尔语)不会被取代。相反,当地人正在学习第二种语言——这个国家的基本语言——进一步帮助他们摆脱孤立。宗教也是一样。庙宇、经幡和祈祷轮在中国各民族地区都很常见,令人讨厌。唯一的变化是宗教已经从政治中分离出来,尤其是美国的恐怖分子

实上,中国政府已经花费了数不清的数十亿美元试图把西藏从石器时代带出来。教育现在几乎普及了,40亿美元(压力)的青藏铁路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旅游收入,最终提供了一种进出货物的方式。西藏的经济增长率和生活水平现在比中国西部其他地区都要高。这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中国在像青海和甘肃这样比西藏还穷的西部欠发达的农村省份的剩余部分上纵容了西藏

许多作者都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情局和内德资助了北美和欧洲的所有自由西藏组织。

 西方这么多人参加反对中国的抗议活动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意识形态由达赖喇嘛巧妙地旋转的藏传佛教是新时代享乐主义精神的一个主要参照点而这种精神性正成为当今意识形态的主要形式。我们对西藏的迷恋使它成为一个神话般的地方,我们在那里投射我们的梦想。当人们为失去真正的藏族生活方式而哀悼时,他们并不关心真正的藏人:他们希望藏人代表我们真正的精神,这样我们才能继续疯狂的消费主义。(四)(4)

2050年代初以来,中情局一直有系统地、实质性地参与在西藏挑起反华的麻烦,因此,中国人对外部企图破坏西藏稳定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实上,有大量的文件,也许有点缺乏确凿的证据,即2008年西藏突然发生的暴力事件只是美国为奥运会给中国的礼物,更像是他们给俄罗斯索契奥运会的礼物。新疆当然也一样,在这个案件中有无可争辩的证据

但事实上,西方的干涉和种族灭绝企图始于100多年前。今天似乎很少有人知道,英国人在20纪初挑起了西藏战争,后来夸口说他们的机关枪砍倒了成千上万的藏人(他们只有刀子或棍子),而他们自己却没有遭受一次伤亡 

但是,每个人都想拯救藏人。在这方面,考虑一下(欧洲)白人拯救国内人口的记录:他们彻底消灭了古代印加文明、玛雅文明和阿兹特克文明,以及加勒比印第安人和95%的北美土著人。澳大利亚消灭了约90%的土著居民,新西兰约75%的土著居民,加拿大也差不多,每个人都参与了消灭整个塔斯马尼亚人种族的行动,屠杀了岛上所有的男人、女人和儿童。因此,对藏人来说,他们没有得救似乎是非常有益的。


*

罗曼诺夫先生的作品他的文章被翻译成28语言,并在30多个国家的150多个外语新闻和政治网站以及100多个英语平台上发表。拉里罗曼诺夫是一位退休的管理顾问和商人。他曾在国际咨询公司担任高级行政职务,并拥有国际进出口业务。他曾是上海复旦大学的客座教授,为高级EMBA课程讲授国际事务案例研究。罗曼诺夫先生住在上海,目前正在写一系列与中国和西方有关的十本书。他的全部档案可以 

https://www.moonofshanghai.com/ 

http://www.bluemoonofshanghai.com/ 

 

可通过以下方式联系他2186604556@qq.com

 

Notes

(1) Shangri-la was originally thrust upon the world in the 1933 novel ‘Lost Horizon’ by British author James Hilton who described it as a mystical, harmonious valley, gently guided by devoted lamas, the name since becoming synonymous with a mythical earthly but isolated paradise whose inhabitants are virtually immortal. However, Shangri-la really does exist, a charming town in the remote NorthWest of China’s Yunnan Province. 1 香格里拉最初是在1933年英国作家詹姆斯·顿的小说《迷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中被推向世界的,他把香格里拉描述成一个神秘的、和谐的山谷,在虔诚的喇嘛的指引下,香格里拉这个名字就成了一个神秘的尘世但与世隔绝的天堂的代名词,那里的居民实际上是不朽的。然而,香格里拉确实存在,一个位于中国云南省西北偏僻的迷人小镇

(2) Anna Louise Strong; Tibetan Interviews, 1959  

     2 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西藏访谈,1959

 

(3)  T. D. Allman; A Myth Foisted on the Western World, The Nation Magazine

(3 T.D.尔曼;西方世界的神话,民族杂

(4)  What if China now is our past and future? Le Monde Diplomatique, By Slavoj Zizek

4 如果中国现在是我们的过去和未来呢?《世界外交》,斯拉沃吉·齐泽

 

Larry Romanoff  is one of the contributing authors to Cynthia McKinney’s new anthology ‘When China Sneezes’

拉里·罗曼诺夫是辛西娅·麦金尼的新选集《当中国打喷嚏时》的撰稿人之


 

Copyright © Larry Romanoff, Moon of Shanghai, 2020

权所有©2020上海月亮拉里罗曼诺

Larry Romanoff,

contributing author

to Cynthia McKinney's new COVID-19 anthology

'When China Sneezes'

When China Sneezes: From the Coronavirus Lockdown to the Global Politico-Economic Crisis